KODALINE - Ready

 


無來由地
笑著笑著就大哭一場
一首歌切不成兩段,但確實在心情上割裂成兩半
明明是勵志正向,卻被我的情緒歸類成一場悲情主題曲

真想要一直蜷曲在你腿上,圍一座小小的城,再一次哭倒
我自己倒完會自己好,毀滅以後的一切
有你陪著我,都是嶄新的重生

也不知道到底還有多少眼淚
但就不只是汨汨地流,抽噎的聲音變成換不過氣,然後一鼓作氣地從胸口漫開從眼底吐出來
讀不完,念不好,連基本概念都支吾其詞默背不行的我

這樣子的我,應該要怎麼去面對七十幾日以後的我,

我不知道

 我很難受

 

 

我的憂鬱很早就提醒我,好像有點不對勁,已經超越當時雅思考試準備的過渡期,

所能承載的

那些傷心的事情;

決定停止共感的時機太慢了,甚至還撥出一點空檔速寫在腦海裡跑個不停的靈感與文章
但羞以公諸於世,充其量就只是一派半成品

 

我為了好多心碎的瞬間與事故傷神,憤恨地念,帶著怨氣的念

惡意的看每一個靈魂

但我不好過,我也沒有搞懂;

以為這場賽跑只要先看完就贏了,才不是,
讀懂才是贏者

每一天起床,脅迫似要自己練習面對早起的模樣

拎著鑰匙包走下樓,幾乎只說 "這個那個 謝謝" 

就結束了點餐拎著食物,往回再爬四層樓回家

泡杯咖啡,坐在和式椅上對右下角的時鐘在心裏默默地上個發條,

多看幾篇文章多放空看幾部影片,
看看無關痛癢的新訊息,世界繞行地怎樣,再一鼓作氣點一個樂團

陪我一起墜落,或爬或跑,或俯或仰的面對未知或已知而不解的領域

可是團體的層次越來越像洋蔥

Ed sheeran 
Coldplay 
Jason Mraz
Daniel Powter 

哪裡才是家,漂泊的紙上抑或是靜謐地當下
就這樣一直聽,有時竊著韻律哼著唱,一層一層撥掉
直到Kodaline才發現,就是他們了,山洪暴發來的猝不及防

我還記得上一秒我還蹦蹦跳跳快樂地在椅子上滑稽似地搖擺,跳著搗蛋的舞
攤開書的同時我在讀一篇真情的動態,一個朋友寫給湯湯的祝賀文
讀到一半,倏忽覺得喘不過氣地錯覺拔山倒樹
原來看不見自己的以後是長這個樣子
我體會的是一刻生理反應的哀慟

 

鯁在喉頭那根久違的刺就啊地一鼓作氣嘔出來
自大口換氣到第一聲嗚噎只有三秒,或許不到
下意識對著螢幕摀著臉,來不及讀完的文章
在我恢復情緒後也找不著了
但我那一秒清楚地知道
這一刻的我連正視自己的無能,都沒有勇氣


他在一旁看傻了眼,
像是親眼見著一個搞笑諧星一瞬間卸下舞台妝,真實的把孤獨與絕望攤在尚未熄滅地大燈下
常常觀眾只有彼此的我們,從不清場;
他要我過去點,和我分一張椅子
輕輕拉著我要我輕輕躺下,放下一切躺下,不設鬧鐘的躺下,
我抽搭搭的攤在大腿上,眼淚鼻涕把他的溫床哭成一片海洋
他收起爪,輕輕撫順,像在梳理我亂得毫無章法的毛
把激動的那些情緒全都理順,
:沒事的
這一刻只有自己的哭聲不絕於耳
:沒事的
耳機還沒摘下,還是同一首Kodaline,
:我們可以的,別害怕
我聽見他細細的聲音伴著輕快的節拍
:別害怕,有我在
這一刻怎麼哭都沒關係,
因為有個人願意接住我的軟弱與無助
因為有一個人告訴你,哭完都會好起來的


 

大約半個小時左右,就恢復正常的自己
是暫時或是永恆也無以確定,但憂鬱的高潮確實已暫不復返

重新將內在的軌道運作繼續下去,往所謂常人的區間趨近
縱然依舊在心底暗忖自己的無能與淺薄,但正也因為有此不足
更了解自己只得往前努力,更加倍的蹲低與跳高
才不辜負那一刻的痛哭流涕,才得以反擊那一回自卑的自我否定
縱然依舊是排山倒海的壓力與困境在推進著自己,日復一日的乏味生活
但正也是因為這樣而日有所成,持續進步的吧
我是這麼相信的。

接下來我也會繼續努力的,
希望再更新是因為更美好的事情發生
而我,怎麼樣都要用盡全力挺過這一刻
Stay Stro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mping Rabbit

兔兔 Ka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