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4399109.jpg

 

 

前言:第一次太有感的寫書評,希望不要得罪一票作家讀者
偏向無雷的方向寫,因為我認為自己說太多情節會顯得平庸
不想看太多內心話的人可以別讀,但衷心推薦,你該買一本回家讀!

 


 

在閱讀之前,我已經有預感會難過得不能自己。

有點像小時候,興奮地捧著剛收到的72%黑巧克力,捨不得吃
知道高貴的玻璃紙裏細膩地裹著苦澀,卻還是涎著臉對著包裝畢恭畢敬的奉著,
等一刻心底的良辰吉時,虔誠的開封。
不是甜食卻更讓內心澎湃,那是體驗登大人的味道。

印象裏的大人喜愛黑色,喜歡穿黑白一身,喜愛喝黑啤酒黑咖啡,連零食都要黑巧克力。
要很久以後我才曉得,他們恐怕連生活都常態地,烏漆麻黑。

先是讀了湯舒雯的推薦,再來是駱以軍;

我承認腦波其實是因為偶像的推崇而麻痺,下蠱似的掃過了試閱後完成了下單的承諾,
只抓了幾個文眼:強姦犯,十三歲,口交,對不起老師。
題材上並不是太驚駭,畢竟再驚世駭俗的在game of thrones都看過了;
倒是心底也暗暗笑一遍自己的迂:之前好幾本書腰上名人列不完,
多曠世多紙貴的巨作、排行榜龍頭,最終不都在剛拆封閱畢就進了大櫃子躺,
剛打開書頁就懊惱自己的後悔會持續到版權所有翻印必究那一面。
多翻一遍都覺得徒勞。

但這一次不一樣,讀前讀後,我竊喜沒有對偶像看走眼。
且我在湯湯的留言串裏看見了這個名字,林奕含。
她手舞足蹈像個因為被偶像意外點名頒獎而快樂得不能自己的小孩,
真心歡舞的情緒從留言的字跡,
就算是新細明體都能表達她在電腦那頭嘴角的笑意彎到眼角。

我很庸俗,好奇似的開了搜尋引擎,把名字餵進了google
讀了幾篇農場新聞,幾回造神的報導與喜訊的採訪稿;
媒體視角的她,在鏡頭下是台南女中,是名醫之後,是學測滿級分榜首,捕風捉影的全是歌頌她才貌雙全的美德。
然後是身心障礙的醫療資源網站,是獨立新聞引用她寫的文章,
我從記者執筆,到她走筆,從頭認識那個文中的她,突然自慚形穢了起來;

 

想起在放進購物車前我看見的那段敘述

 

 出生於臺南,現居臺北。沒有什麼學經歷。所有的身分裡最習慣的是精神病患。
夢想是一面寫小說,一面像大江健三郎所說的:從書呆子變成讀書人,再從讀書人變成知識份子。

 

我竟然以為她說的精神病患,是像有些文人喜歡無病呻吟的譬喻。

 

讀到了休學與發病,在還未讀到她深切的自白前,
我竟也有一絲可惜的念頭自腦中閃過,那個瞬間好討厭自己。

 

潛意識竟然還存有一絲扭曲的社會價值,可惡。

S__4399110.jpg

書來的很快,像我內心期待發薪水的速度一樣快;

 

我越是從她的文字讀她,越發對這個女孩感到無助的心疼
但這個故事不缺心疼,是缺乏被知曉,被關照,被感同身受。

 

我喜歡她的文字裏柔中帶剛,自信與自卑交錯地發散,矛盾卻又和諧的共存。

 

很真切地說話,很直白的寫字,書寫之於她是一種療程:治癒自我的療程;
對我來說,是一部後座力太強的瘋狂寫實紀錄片。

書裏頭的兩個主角很美,外表描著稚氣未脫,內心卻像小大人般貼心早熟;
敘述的文字很美,每一個動詞、每一段對話、每一回引經據典卻不賣弄,
都像眼下俏皮的主角躍然紙上,舉手投足歷歷在目。
我得承認,我很挑剔,我喜歡讀文章,但我不喜歡看作家賣弄所學,不喜歡看詞藻華麗的像盛宴裏的水晶燈,
我喜歡讀樸實卻真誠的話,我想要從字裏行間讀當下的氣溫,我不缺那一派氣質出眾,
我寧可讀一半放棄也不要他無謂的譁眾取寵影響我。
我也不喜歡看抒情文體寫的一副顧影自憐、與繁星與花惺惺相惜、一草一木孤芳自賞,
不喜歡矯情的浪漫也不喜歡自栩一片慈悲的溫柔。
那都是國文課本為了升學考試選讀的必須,不是精神食糧之必須。
多讀一秒都覺得刺痛。

 

但林奕含不會,她是少數一讀就想列入最喜愛作家之一的那一種;
她恰巧落在我對於紀錄與文學之間那狹隘的三角洲地帶,
不強出頭,也不羞赧沉默,她寫她想要說的,她在書寫時做她自己。
整本書一翻開,就想要一口氣讀完,不得不停下的時候會特別難受;
但讀完,那種悲愴的苦痛還是沉在心頭好久好久,哭一場不夠。

故事情節裏,少女的自殺,我讀見了她曾經在自己的文章中寫的,她的自殺;

安眠藥的故事,想探出欄杆搖搖欲墜與管理員窺視而作罷的故事,k館性騷擾的故事,關於自尊被摔碎的故事。

我想起有一些似曾相似的情節也曾在她的臉書動態、網誌文章讀過,

對我來說像是遇見一個相識的朋友,嗨,又見到妳了!
卻又深刻的在心底掃過一絲痛楚,她把經歷過的自己也投射進角色裏了,而我是那麼希望這只是一部虛構小說而已。

在我的心裏,主角其實是沒有愛過的,我不希望她愛過;

 

我不希望那是一種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我也不希望這些是真的。
但改編自真人真事在扉頁上直勾勾得瞪著我,讀完後記再翻回前頭,衝擊感措手不及的讓眼淚待命在眼角,好難受。
如果這些都是真的,那壞人為什麼總是能若無其事地苟活著?
我不知道,世界總是大的不夠公平,壞人總是逍遙法外,
但可得確定的是

 

在法律上制裁不了惡人的。
是我也好想一把槍一把刀一綑繩子,讓他成一回醫學定義上的喪心病狂,
他怎麼可以好過,他不可以好過。
我不祝福。

其實總結就是,讀完以後好揪心,洋洋灑灑寫了兩千多字
硬想要旁人也能像我一樣被震懾地眼淚直流

想要有更多人能夠透過閱讀,更了解林奕含,不只是外表上的美,而是那些美底下千瘡百孔的慟

更瞭解精神疾病背後,不該只是同情與憐憫
我想說我也會愛她,如同我愛湯湯那樣的愛她。

 


無業配無投資就是想貼購買連結: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Taaze 讀冊 
博客來
金石堂
誠品

三民書局
 

(完)

創作者介紹

Jumping Rabbit

兔兔 Ka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小艾
  • 作者今天去世了....R.I.P
  • 我知道,也是椎心刺骨的痛
    願她在彼岸能夠得到應有的安寧。

    兔兔 Katt 於 2017/04/28 08:21 回覆

  • 楊雅雯
  • 想問林奕含=房思琪嗎?
  • 讀過許多資料及訪談,她自清過不是房思琪
    應是摯友堆疊出的經歷,畢竟是真人真事,這無以置喙
    但書中有許多片段是夾雜她的曾經感知的交錯,推薦可以一讀。

    兔兔 Katt 於 2017/04/29 22:20 回覆

  • 美麗少婦
  • 人的一生
    難以解讀的重
  • 逝者已矣,
    我們讀的都是加工後的作品,解讀的都是自身想相信的事實
    真相已經無以得到最適切的答案
    望生者念善,在生命途中都能安然渡往想望的岸。

    兔兔 Katt 於 2017/04/29 22: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