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1667.JPG

I refuse to grow up, on the grounds that I might not like it!
(Paul Carrington 2007)

 

我想要紀錄一系列有關於忘年之交的故事,一個不服老的頑童的不凡生平

 

在腦海中,一直有著想要把這麼傳奇的一個人記下來的念頭,
只是我就是懶人病不打烊,健忘成癮
惟在近期數次頻繁因為生離死別的惡夢驚醒後,
突然對一成不變的生活感到匱乏與畏懼
幾次耳聞礙於健康因素使得PAUL本人頻繁進出醫院,
我著實不希望再下筆就成為催淚回憶錄
所以我決定,在責任與柴米油鹽進行之餘的空檔,
能夠有機會盡我所能將那些我草草記下卻來不及發表的故事都聊完
也許有些地方會有失憶的症狀,或者是文辭生硬情節不夠明朗,
都請告訴我
格式的變動以及本人不事寫作生產許久,可能會造成一些文人雅士的閱讀不快
但這裡童叟無欺,筆觸真摯,還請海涵!

 

About this Man!

PAUL 是我人生中第一個遇到最為熱情又無私的英國人,
也是最為傳奇的一人。
 
如同刻板印象裡的英國人-
對於法國仍舊抱持著某種程度的輕蔑與敵愾
 
自藍領工頭一直到Hollywood的御用大保鑣,
退休後偶爾教功夫與當私家車手;
價值觀是錢夠用就好,飯有吃就會飽,
人生得以及時行樂即幸福美好;

相信萬物皆有靈,卻秉持無神論,
對死亡就當作是兩腿一蹬的伸展操般毫無恐懼

遇到爛事的口頭禪是Rubbish ( 你這個ㄅㄨㄣˋ ㄙㄜˇ )
而遇到任何新鮮事都大力主張 let's do it !
母語以外的義大利文及韓文都能夠像翻譯機般流利;
三次轟轟烈烈的婚姻,單身時浪蕩不羈的風流韻事也如數家珍
仍舊相信世界上存有愛情;生日願望也會有世界和平
熱愛收看各式球類比賽,關心政治,還有騎重機旅行
只要手上有樂器就能即興演出,能夠在三分鐘內讓路人鼓掌叫好到安可不停
年紀六十有餘,卻像個青少年一樣,
嘗試極限運動 搭訕妙齡女子屢戰屢勝 對於裸泳毫不扭捏

可以一天不需要wifi 
但不可以一天沒有milk shake 
關於Paul 的日常。

 

It's all started from Bedford.

Bedford是一個相對London鄉下許多的小鎮,
有著歐美電影會出現的林蔭與盛開的英式花園
如果London是追求流行的時髦妙齡女子,那Bedford是飽讀詩書又禮貌嬌羞的輕熟女。

這裡的夜店,沒有電音搖滾Party,也不發放保險套及迷幻藥,甚至無法在街角買到大麻.
到center要搭常態誤點的公車或走個三四十分鐘,
城裡的店小的很可愛,下午五點就拉鐵門跟你說搜哩不賣。


16歲的夏天,summer school 用餐後,
我們一行人迫不及待去酒吧聽livehouse,體驗一下當個英式壞小孩

第一次見到liveband,
第一回跟著陌生的異國臉孔打著節拍,第一次感受語焉不詳的微醉民謠
霎那,原有的伴奏嘎然而止
,台上的業餘歌手匆匆讓出麥克風
取而代之,

一字排開幾位大叔級的伯伯阿公,架起鼓揹起木吉他
人手一項樂器,邊吆喝邊踏著地板倒數
前奏落下,音符自指尖順流而下,
英式搖滾混合鄉村民謠的曲調,主唱渾厚的嗓音加速催化了滿室酒精
整個酒吧渲染似地跟著音樂哼哼唱唱,合音完美地像一場小型演唱會

當觀眾鼓譟的情緒及熱情隨著演奏的渲染漸漸high到高點,間奏下

穿著ROCKER背心,
配上手臂刺青與龐克風頭巾的吉他手純熟的指法變換及即興改編的演出將演出更加沸騰起來

整場浸淫在又驚又喜的藝術呈現
感受著一股宛如巨星登台的絢爛與滿屋子的崇拜
掌聲不斷又碰上延長號,在場觀眾發自內心的張開雙手喝采

音樂的感染力,強烈而無害。

 

一面享受著美妙的音樂,一面望著牆上的鐘興嘆
這應該是第一回超過了十點不在家,如夢似幻;
今夜尚未打烊,酒精與音樂像賽跑前的伸展
我們在為待會的秘密驚喜暖起身子來


Her Birthday Celebration.

 

那天正好是Y姐姐的生日,
我們每個人早已心照不宣地在chips的袋子底下來回傳遞秘密計畫;

在高朋滿座的英式酒吧中,伺機而動
然而,東方臉孔異常的受到歡迎與好奇,
好幾個叔叔伯伯總揣著一手酒挨著你劈頭問成年了沒,
可以請你喝杯牛奶嗎?
(當我周杰倫嗎)(要喝也要喝果汁好嗎牛奶比水還便宜)
異域的搭訕與閒聊,反常的英式交流
氣氛熱鬧歡騰,襯著氣泡果汁的催情,
膽子有些壯大,
可當老師順著氣氛拱我們上台表演壓箱絕活時,
東方人的內向害臊又不禁流露,
從胸口脹紅到耳根子,擺手又搖頭的連忙推卻
現在回頭看16歲的我,
鐵錚錚一條蟲,真是孬的可以。


這時,有個滿手刺青,一身搖滾又渾身酒氣的吉他手朝著老師走過來
高聲操著濃厚的英國腔扯著嗓門,好似抗議
一手對著我們這群小鬼頭指指點點
一手托著啤酒杯比手畫腳似的在空中飛舞著!
對於一個生平只有接觸過亞洲人以及歐美電影的刻板印象
這樣的穿搭,這樣的情況,在這樣的英國鄉下
這個人不是長得像黑道的音樂才子,就是很懂音樂的毒梟藥頭吧 !!!!!!

沒有人記得吉他手方才在台上那一幕意氣風發
表演時的氣場像是亞當李維,下了台拿起啤酒的瞬間卻像是剛收工的亞當山德勒
我捏著手上的玻璃杯,不停惶恐的轉頭問鵝說,
我們要不要翹頭洗澡打牌吃泡麵了,面色隨著他的語調凝重起來
鵝小我一歲,當時還涉世未深(現在都要大學畢業了夭壽)

兩人面面相覷卻又不敢動身,
別忘了,慶祝都還沒開始呢!

這時的我們,近乎同時想起早晨課程間,
有關於種族歧視的惡意玩笑:
一群西班牙籍太妹太保裝扮的青少年,擾亂整個教室以外
還傳了一張畫滿東亞病夫招牌紙條來,用著方言輕聲訕笑我們
好像忘記李小龍的反敗為勝,也是故事的一部份。

在老師板起臉孔,
眉頭深鎖的跟Off duty的亞當山德勒交談許久後
突然像似要惡作劇般綻開笑容轉過來說,
這個吉他手Paul 要幫我們伴奏生日快樂歌耶!大家快各就各位!
雖然大夥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怎麼一下子就上戲了!
但在Y一推開酒吧老式的推門時,
我們及時分工點好了蠟燭
綴滿在TESCO準備好的手工蛋糕,備好剛簽完名字的卡片及小禮物
人生頭一次在專業的吉他伴奏間,不由自主拉攏了整間酒吧伴著我們壯膽
指揮著一群陌生人唱生日快樂歌,而伴奏卻是面露惡煞的假面山德勒。


在蠟燭燃燒快融上奶油之前,
亞當山德勒就串起Y與我們每個人的名字,還有各自居住的城市
像英國版張帝,以R&B的風格急智編了一首押運到位又俏皮的祝壽曲
浮誇又抒情,無可挑剔的幽默
著實讓身為觀眾的我們肅然起敬,目瞪口呆地



不曉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開始對眼前這個亞當皮相開始感到不那麼緊張,
不知道是習慣了這一個陌生過客乍現,
還是只是不再相信既有價值觀裡頭狹隘的的成見;
我想起在澎湖打漁維生的小舅公,也具有藍領階級的鮮明意象
上工的日子除了啤酒就是阿比,汗水混雜酒氣的靠在院子裡點著菸,
手臂上深邃的肌肉線條與黝黑的肌膚,上頭偶有幾道因公留下的疤
幾道烙印在胸口,藍藍綠綠意義不明的刺青,
總是打著赤膊,拿著口琴在晚飯後吹奏幾首民歌小調
在我和妹妹跑過他面前時攔住我們,往我們手裡塞幾枚銅板,
露出有些發黃的牙齒,
笑著說「天氣熱,去雜貨店買些涼的!

一個瞬間,腦袋跳出這麼一個短暫的連結,霎時感到有些心安,
一股腦栽進回憶裡面,眼前的老外與舅公的影像重疊,
好像這段奇遇就沒有那麼可怕了;

直到生日曲畢,他再度獲得口哨與滿堂彩。
放下吉他,他繼續與同黨高聲嚷嚷,用一種亦正非邪的眼神
掃描似地瞅著我們,帶著一抹笑意,大口喝酒,大聲交談。


而我好似夢醒般
曲終人散,大夥若無其事的各自對著另一個酒杯敘述人生百態,
而我,魂不守舍的陷入在菊島的回憶,交錯著現實的光影;
雖然部分的自我讓意識耽溺在音樂的漩渦,
守舊的理智仍舊拖著膽小的我

而膽小的我,拖著鵝

 

「我們回去好不好?」
原本想當英倫壞少女的那個我,
也因為遇見這個貌似壞人的吉他手而轉念從良。
尚未午夜就迫不及待想離開這個如夢似幻的世界;
心中對於那個發音像破但又不破的亞當存疑,
有些迷惘;
只得,在心中用OS說服自己,
像這樣的人,就如同搭載同架班機的旅客
你就這麼一段航程會記住這張臉,家常地在傳遞毛毯時寒暄客套,
下了班機以後,出了海關,縱然在同一個目的地,
大部分的人,只會記得曾經有這麼一個人,跟著你在高空相遇
交換了某一段短暫的人生,驚鴻一瞥,仍想不起臉。

鵝點了點頭。
他不知道我後來花了一點工夫說服自己相信這個錯誤的見解;
搭著我的肩,我們拾起手機和鈔票,自以為暢快地把最後一些氣泡果汁一飲而盡,

他湊向前,在亞當的黨羽間搜尋著老師的身影
老師嬌小的身型在本地人的包圍下更難以尋找,

好不容易沿著笑聲找到了老師,道了幾句後
面露詫異,
但很快地收起表情微微笑;轉頭向我比了一個向外的手勢
穿過人潮,
並肩著,與我徐徐步入英國特有的夏夜低溫,
有點像是行走在一座巨大的冷藏庫裡面;


路燈照明清晰,偶有蛙鳴,世界萬籟俱寂
鵝率先打破沉默,天色昏暗看不見路的盡頭
沒帶外套的他有些哆嗦的說
「老師說」
我漫不經心的泡在沁涼的夜色,對於離開了充滿過度未知的酒吧,
著實鬆了一口氣
「嗯?」
好像走在電影場景裡頭,
我們每一次呼吸都在鼻頭前捲成一縷煙
.

.

.
「明天Paul 想約我們大家一起去私人俱樂部打高爾夫球!」
有些驚詫,


我瞥見手錶是十一點四十五分。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mping Rabbit

兔兔 Ka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